新闻中心

焦点关注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焦点关注 >

这些关于父母的镜头组成了动人的《四个春天》


来源:南方都市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最初,《四个春天》只是一部“想拍给亲戚朋友看的家庭影像记录”;后来,它成为了放上优酷、豆瓣等平台的DV短片;再后来,它变成了一部纪录片电影,登上大银幕,与更广大的观众见面。

  镜头聚焦一个普通的贵州家庭:沉默寡言但好奇心旺盛的老父亲陆运坤,活泼热闹的老母亲李桂贤,两人长久相伴,一反大伙印象中乏味苦闷的老年生活,他们的日常趣味横生、有滋有味;每到春节,两人的孩子———姐姐陆庆伟、哥哥陆庆松、专注拍摄的小儿子陆庆屹——— 就会回到家乡和他们团聚,从2013年春天到2016年春天,正好“四个春天”。

  其间,很多简单、温暖、细腻、有趣的琐事平平淡淡地发生,其中夹杂着生离死别的无奈和叹息。影片《四个春天》就这样,用温情和真实“暖”到了许多影迷,获得巩俐、周迅、陈坤、章宇等名人大V的“自来水”加持。尽管1月4日的首映排片只有2 .1%,票房(含点映)仅有150万元出头,但豆瓣8 .8的高分、评论区的各种安利,都在表达着一个中心思想:这部纪录片,值得被市场温柔相待。

  有爱的老两口,有爱的生活琐事

  《四个春天》的主角是陆庆屹的父母。父亲陆运坤是中学退休老师,母亲李桂贤是家庭妇女。虽然儿女都在外工作,两位老人的日常生活,并不像大众印象中的老年生活那般苦大仇深、凄凄惨惨,而是充满乐趣和欢喜:在温暖的露台上准备食材,满心欢喜地一起做饭;动不动就唱歌和跳舞“走一个”,扇子、乐器、诗词歌赋,信手拈来;突发奇想养蜜蜂,就淘宝蜂箱一点点研究;每年等待燕子归巢,看大燕子喂食小燕子;父亲的新玩具是钢琴,转眼又坐到电脑前捣弄视频剪辑,嘀咕“音轨不同步咧……”他们说“每天至少为这个家多做一件事”,偶尔会带着装备爬山徒步;赞美阳光午后,“太安逸啦”!

  《四个春天》中有趣有爱的老两口,是影片最大的“魔法”所在。

  第二个春天,两位老人的大女儿得了一场大病,2014年去世了。葬礼上没有哭天抢地的呼喊,两位老人沉默哀伤,家里热热闹闹的张罗也少了下来。影片后半段穿插了越来越多的一家人的旧录像,比如一起看春晚、父母和大女儿一起爬山。第四个春天,老母亲又烤起了腊肠,父亲看着归巢的燕子连连赞叹,饭桌上留了一副碗筷给大女儿,两位老人来到女儿墓前拜祭,再后来,他们轻轻唱起了歌跳起了舞……春天来了,花开了。

  影片去年在F IR ST青年电影展上,斩获最佳纪录长片奖。不少评审认为影片通过朴实的生活记录,“传递出乐观坚韧且温柔细腻的生活态度”,这份情感共鸣打破了纪录片“小众边缘”的边界,触动人心。

  两位老人的表现力如此之好,自然真切,有什么秘诀?

  导演陆庆屹说,其实是因为他们家一直有拍照和录像记录生活的习惯;另一方面,父母不相信他在拍电影 ,“他们觉得电影太遥远了。我妈都不知道纪录片是什么。我告诉她是电影的一种,她就回了我两个字:呵呵!”直到影片在北京做小范围 放映,陆庆屹接父母去看片,“他们才相信我真的拍了部电影!”妈妈看完后后悔了:“早知道我就穿漂亮一点!”

  父母的影响:对所有事情保持温柔

  上映前,导演陆庆屹曾出席广州的映后交流会,对媒体分享了拍摄《四个春天》的故事。陆庆屹并非科班出身,但家里一直有用DV记录生活的习惯。他坦言自己基本依靠混迹豆瓣、“阅读碎片信息”逐步构筑出这部影片———陆庆屹算是豆瓣的一枚小网红,2013年开始用“起床,吃饭”的豆瓣ID发布一系列家里人的生活故事,引起豆友转播……2015年,因为听到侯孝贤鼓励电影系毕业生的一句话:“想拍电影就去拍,不拍不知道怎么开始。”他开始投入实践。2016年,父亲愈发衰弱的身体让他感到紧迫,于是买来电影剪辑书籍,从零学起,“做后期那年,我见的人不超过15个,因为怕分心,网络也断了几个月”。陆庆屹觉得理所当然:“狠下心要做成一件事,就得这么干!”

  《四个春天》是按照时间顺序剪辑的,拍之前并没有具体的规划,“拍不到就拍不到了”,直到剪出来,才决定用《四个春天》这个名字。在陆庆屹看来,“父母不管做什么都很有趣”,离家多年后归来,他觉得“连门口的小水沟都诗意了起来”。他透露,本来设想的电影格局大很多,“想把家乡的风土人情、历史都拍进去,但发现做不到,最后都舍弃了,把重点放在了自己了解的父母和生活上”。

  《四个春天》的素材超过250个小时,最初版本长达5小时,但陆庆屹发现“连朋友看都狂打哈欠”,于是下了第二次“剪刀手”。

  2017年底,《四个春天》在北京第一次公开放映,160个坐席的场所挤进了200人,影院外还有百来人在等待。第二场公开放映,电影人赵珣决定要帮它走进院线——— 大家都被这部作品感动了。

  将一部颇为私人的纪录片呈现到公众面前,导演希望观众得到什么?

  “希望每个人都拿手机去拍自己的生活。我是一个活在记忆中的人,没有了记忆也就没有了对未来的憧憬。这些(记录)都是物证,特别重要。”

  采访最后,南都记者问导演:父母带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  “温柔,对所有事情都保持温柔。”

电话:010-65250907
传真:010-65250907
邮编:10006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201号利生大厦721室
网站版权归 北京翼达九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所有 京ICP10040892号
访问量: